歡迎訪問書快小說!

- 書快論壇

書快小說

闖廁入男廁所

作品:何處繁華無笙歌 | 分類:都市言情 | 作者:桃夭李艷

    白笙歌牽著干兒子南團團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,團團一會兒要吃漢堡,一會兒要喝奶茶,白笙歌實在忍不住了,說:“團團啊,你吃這么多,吃多了肚子疼,你媽會要了我的命的。”

    團團睜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著白笙歌,說:“干媽,你不喜歡我了嗎?”

    白笙歌看著這個只有三歲就會賣萌的小盆友,只好妥協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的干兒子南團團是她閨蜜南曦的兒子,南曦二十一歲懷的團團,團團的爸爸……在南曦懷孕時,消失了。

    南曦說,團團的爸爸叫溫淳少,長得很帥。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,管他帥不帥,再帥也是個渣男。

    白笙歌帶團團去了肯德基,點了一個全家桶,兩杯紅豆圓奶茶。不一會兒,團團便吃得滿嘴流油,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嘆,團團這貪吃的性格,和他媽媽一樣,基因真是強大!

    吃完后,團團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吃飽了。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樂?”

    團團的眼睛很好看,是純黑色的,濕漉漉的,睫毛也很長,更要命的是,他的鼻子還那么翹。這么一張精致的小臉看著她,白笙歌就答應了,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讓團團吃太多這一條給忘了。

    團團才三歲,吃這么多東西,胃怎么受得了呢?果然,在團團吃了一個全家桶,喝了一杯紅豆圓奶茶、一杯冰可樂后,肚子疼了起來。

    團團捧著自己的肚子,精致的小臉皺成一團,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肚子疼,想大便。好疼!”

    一聽團團這么說,白笙歌趕緊帶團團去了廁所,對團團說:”團團,你自己去進去吧,來,這是紙,干媽在門口等你哦。”團團趕緊接過紙,進了廁所。

    白笙歌在門口等了半個小時后,見團團還沒不由得有點擔心,心想,團團不會疼得昏過去了吧,不行,我得進去看看。這么想著,白笙歌連想都沒想,直接進了男廁所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

    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有著黃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……小便!!!

    白笙歌很不爭氣地……流了鼻血!那位帥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褲子,對白笙歌說:“勾住中指。”然后,拿著一張衛生紙,徑直向白笙歌走來,把紙卷成長條,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一會兒后,白笙歌的血是止了,但臉卻爆紅。

    那位帥哥說:“顧何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笙歌剛才走神了,不明白帥哥說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叫顧何繁。”他又重復率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,我叫白笙歌。”白笙歌反應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干媽,這個帥叔叔是誰?”團團突然出現了.

    “呃……內個……他,他,他是我朋友!”白笙歌只好撒了個謊。

    顧何繁很配合,說:“對,我是她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干媽,你為什么進了男廁所嘞?”團團又問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出事。對了,團團,你肚子還疼嗎?“白笙歌擔心地問。

    “不疼了,已經好了。”團團搖搖頭,對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。

    團團笑起來,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牽著干兒子南團團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,團團一會兒要吃漢堡,一會兒要喝奶茶,白笙歌實在忍不住了,說:“團團啊,你吃這么多,吃多了肚子疼,你媽會要了我的命的。”

    團團睜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著白笙歌,說:“干媽,你不喜歡我了嗎?”

    白笙歌看著這個只有三歲就會賣萌的小盆友,只好妥協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的干兒子南團團是她閨蜜南曦的兒子,南曦二十一歲懷的團團,團團的爸爸……在南曦懷孕時,消失了。

    南曦說,團團的爸爸叫溫淳少,長得很帥。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,管他帥不帥,再帥也是個渣男。

    白笙歌帶團團去了肯德基,點了一個全家桶,兩杯紅豆圓奶茶。不一會兒,團團便吃得滿嘴流油,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嘆,團團這貪吃的性格,和他媽媽一樣,基因真是強大!

    吃完后,團團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吃飽了。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樂?”

    團團的眼睛很好看,是純黑色的,濕漉漉的,睫毛也很長,更要命的是,他的鼻子還那么翹。這么一張精致的小臉看著她,白笙歌就答應了,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讓團團吃太多這一條給忘了。

    團團才三歲,吃這么多東西,胃怎么受得了呢?果然,在團團吃了一個全家桶,喝了一杯紅豆圓奶茶、一杯冰可樂后,肚子疼了起來。

    團團捧著自己的肚子,精致的小臉皺成一團,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肚子疼,想大便。好疼!”

    一聽團團這么說,白笙歌趕緊帶團團去了廁所,對團團說:”團團,你自己去進去吧,來,這是紙,干媽在門口等你哦。”團團趕緊接過紙,進了廁所。

    白笙歌在門口等了半個小時后,見團團還沒不由得有點擔心,心想,團團不會疼得昏過去了吧,不行,我得進去看看。這么想著,白笙歌連想都沒想,直接進了男廁所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

    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有著黃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……小便!!!

    白笙歌很不爭氣地……流了鼻血!那位帥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褲子,對白笙歌說:“勾住中指。”然后,拿著一張衛生紙,徑直向白笙歌走來,把紙卷成長條,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一會兒后,白笙歌的血是止了,但臉卻爆紅。

    那位帥哥說:“顧何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笙歌剛才走神了,不明白帥哥說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叫顧何繁。”他又重復率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,我叫白笙歌。”白笙歌反應過來了。

    ”干媽,這個帥叔叔是誰?”團團突然出現了.

    “呃……內個……他,他,他是我朋友!”白笙歌只好撒了個謊。

    顧何繁很配合,說:“對,我是她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干媽,你為什么進了男廁所嘞?”團團又問。

    ”我怕你出事。對了,團團,你肚子還疼嗎?“白笙歌擔心地問。

    ”不疼了,已經好了。“團團搖搖頭,對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。

    團團笑起來,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牽著干兒子南團團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,團團一會兒要吃漢堡,一會兒要喝奶茶,白笙歌實在忍不住了,說:“團團啊,你吃這么多,吃多了肚子疼,你媽會要了我的命的。”

    團團睜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著白笙歌,說:“干媽,你不喜歡我了嗎?”

    白笙歌看著這個只有三歲就會賣萌的小盆友,只好妥協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的干兒子南團團是她閨蜜南曦的兒子,南曦二十一歲懷的團團,團團的爸爸……在南曦懷孕時,消失了。

    南曦說,團團的爸爸叫溫淳少,長得很帥。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,管他帥不帥,再帥也是個渣男。

    白笙歌帶團團去了肯德基,點了一個全家桶,兩杯紅豆圓奶茶。不一會兒,團團便吃得滿嘴流油,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嘆,團團這貪吃的性格,和他媽媽一樣,基因真是強大!

    吃完后,團團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吃飽了。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樂?”

    團團的眼睛很好看,是純黑色的,濕漉漉的,睫毛也很長,更要命的是,他的鼻子還那么翹。這么一張精致的小臉看著她,白笙歌就答應了,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讓團團吃太多這一條給忘了。

    團團才三歲,吃這么多東西,胃怎么受得了呢?果然,在團團吃了一個全家桶,喝了一杯紅豆圓奶茶、一杯冰可樂后,肚子疼了起來。

    團團捧著自己的肚子,精致的小臉皺成一團,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肚子疼,想大便。好疼!”

    一聽團團這么說,白笙歌趕緊帶團團去了廁所,對團團說:”團團,你自己去進去吧,來,這是紙,干媽在門口等你哦。”團團趕緊接過紙,進了廁所。

    白笙歌在門口等了半個小時后,見團團還沒不由得有點擔心,心想,團團不會疼得昏過去了吧,不行,我得進去看看。這么想著,白笙歌連想都沒想,直接進了男廁所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

    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有著黃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……小便!!!

    白笙歌很不爭氣地……流了鼻血!那位帥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褲子,對白笙歌說:“勾住中指。”然后,拿著一張衛生紙,徑直向白笙歌走來,把紙卷成長條,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一會兒后,白笙歌的血是止了,但臉卻爆紅。

    那位帥哥說:“顧何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笙歌剛才走神了,不明白帥哥說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叫顧何繁。”他又重復率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,我叫白笙歌。”白笙歌反應過來了。

    ”干媽,這個帥叔叔是誰?”團團突然出現了.

    “呃……內個……他,他,他是我朋友!”白笙歌只好撒了個謊。

    顧何繁很配合,說:“對,我是她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干媽,你為什么進了男廁所嘞?”團團又問。

    ”我怕你出事。對了,團團,你肚子還疼嗎?“白笙歌擔心地問。

    ”不疼了,已經好了。“團團搖搖頭,對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。

    團團笑起來,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牽著干兒子南團團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,團團一會兒要吃漢堡,一會兒要喝奶茶,白笙歌實在忍不住了,說:“團團啊,你吃這么多,吃多了肚子疼,你媽會要了我的命的。”

    團團睜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著白笙歌,說:“干媽,你不喜歡我了嗎?”

    白笙歌看著這個只有三歲就會賣萌的小盆友,只好妥協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的干兒子南團團是她閨蜜南曦的兒子,南曦二十一歲懷的團團,團團的爸爸……在南曦懷孕時,消失了。

    南曦說,團團的爸爸叫溫淳少,長得很帥。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,管他帥不帥,再帥也是個渣男。

    白笙歌帶團團去了肯德基,點了一個全家桶,兩杯紅豆圓奶茶。不一會兒,團團便吃得滿嘴流油,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嘆,團團這貪吃的性格,和他媽媽一樣,基因真是強大!

    吃完后,團團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吃飽了。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樂?”

    團團的眼睛很好看,是純黑色的,濕漉漉的,睫毛也很長,更要命的是,他的鼻子還那么翹。這么一張精致的小臉看著她,白笙歌就答應了,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讓團團吃太多這一條給忘了。

    團團才三歲,吃這么多東西,胃怎么受得了呢?果然,在團團吃了一個全家桶,喝了一杯紅豆圓奶茶、一杯冰可樂后,肚子疼了起來。

    團團捧著自己的肚子,精致的小臉皺成一團,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肚子疼,想大便。好疼!”

    一聽團團這么說,白笙歌趕緊帶團團去了廁所,對團團說:”團團,你自己去進去吧,來,這是紙,干媽在門口等你哦。”團團趕緊接過紙,進了廁所。

    白笙歌在門口等了半個小時后,見團團還沒不由得有點擔心,心想,團團不會疼得昏過去了吧,不行,我得進去看看。這么想著,白笙歌連想都沒想,直接進了男廁所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

    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有著黃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……小便!!!

    白笙歌很不爭氣地……流了鼻血!那位帥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褲子,對白笙歌說:“勾住中指。”然后,拿著一張衛生紙,徑直向白笙歌走來,把紙卷成長條,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一會兒后,白笙歌的血是止了,但臉卻爆紅。

    那位帥哥說:“顧何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笙歌剛才走神了,不明白帥哥說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叫顧何繁。”他又重復率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,我叫白笙歌。”白笙歌反應過來了。

    ”干媽,這個帥叔叔是誰?”團團突然出現了.

    “呃……內個……他,他,他是我朋友!”白笙歌只好撒了個謊。

    顧何繁很配合,說:“對,我是她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干媽,你為什么進了男廁所嘞?”團團又問。

    ”我怕你出事。對了,團團,你肚子還疼嗎?“白笙歌擔心地問。

    ”不疼了,已經好了。“團團搖搖頭,對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。

    團團笑起來,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牽著干兒子南團團胖乎乎的小手走在街上,團團一會兒要吃漢堡,一會兒要喝奶茶,白笙歌實在忍不住了,說:“團團啊,你吃這么多,吃多了肚子疼,你媽會要了我的命的。”

    團團睜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著白笙歌,說:“干媽,你不喜歡我了嗎?”

    白笙歌看著這個只有三歲就會賣萌的小盆友,只好妥協了。

    白笙歌的干兒子南團團是她閨蜜南曦的兒子,南曦二十一歲懷的團團,團團的爸爸……在南曦懷孕時,消失了。

    南曦說,團團的爸爸叫溫淳少,長得很帥。但在白笙歌的心目中,管他帥不帥,再帥也是個渣男。

    白笙歌帶團團去了肯德基,點了一個全家桶,兩杯紅豆圓奶茶。不一會兒,團團便吃得滿嘴流油,白笙歌不由得在心里感嘆,團團這貪吃的性格,和他媽媽一樣,基因真是強大!

    吃完后,團團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吃飽了。但是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杯加冰的可樂?”

    團團的眼睛很好看,是純黑色的,濕漉漉的,睫毛也很長,更要命的是,他的鼻子還那么翹。這么一張精致的小臉看著她,白笙歌就答應了,早把南曦交代她不能讓團團吃太多這一條給忘了。

    團團才三歲,吃這么多東西,胃怎么受得了呢?果然,在團團吃了一個全家桶,喝了一杯紅豆圓奶茶、一杯冰可樂后,肚子疼了起來。

    團團捧著自己的肚子,精致的小臉皺成一團,對白笙歌說:“干媽,我肚子疼,想大便。好疼!”

    一聽團團這么說,白笙歌趕緊帶團團去了廁所,對團團說:”團團,你自己去進去吧,來,這是紙,干媽在門口等你哦。”團團趕緊接過紙,進了廁所。

    白笙歌在門口等了半個小時后,見團團還沒不由得有點擔心,心想,團團不會疼得昏過去了吧,不行,我得進去看看。這么想著,白笙歌連想都沒想,直接進了男廁所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

    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有著黃金比例身材的美男子在……小便!!!

    白笙歌很不爭氣地……流了鼻血!那位帥哥很淡定地提上了褲子,對白笙歌說:“勾住中指。”然后,拿著一張衛生紙,徑直向白笙歌走來,把紙卷成長條,塞到白笙歌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一會兒后,白笙歌的血是止了,但臉卻爆紅。

    那位帥哥說:“顧何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笙歌剛才走神了,不明白帥哥說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叫顧何繁。”他又重復率一遍。

    “哦,我叫白笙歌。”白笙歌反應過來了。

    ”干媽,這個帥叔叔是誰?”團團突然出現了.

    “呃……內個……他,他,他是我朋友!”白笙歌只好撒了個謊。

    顧何繁很配合,說:“對,我是她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干媽,你為什么進了男廁所嘞?”團團又問。

    ”我怕你出事。對了,團團,你肚子還疼嗎?“白笙歌擔心地問。

    ”不疼了,已經好了。“團團搖搖頭,對白笙歌露出了一排小白牙。

    團團笑起來,白笙歌的心都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笙歌,我就先走了。”被冷在一邊的顧何繁,刷了刷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哦,好,何繁,你走吧。”白笙歌也裝作雨顧何繁很熟的樣子。

    盒飯?神馬鬼?顧何繁不由得滿頭黑線。

    “那個,笙歌啊,你還要在男廁所待多久啊?”顧何繁加重了“男”字。

    笙歌才反應過來自己還在男廁所里。看著眼前這個欠揍的男人,白笙歌在心里把顧何繁揍了一千遍。但還是笑著對顧何繁說“何繁,謝謝你提醒哈。”

    次奧!又是盒飯!

    經過顧何繁一番“好心”的提醒后,白笙歌也好好“感謝”了“盒飯”。

    “顧先生,我希望下次不會再見到你。今天這件事,我向你道歉,我們從此再無交集。也謝謝你今天幫我解圍。”白笙歌搬出了自己當律師的那一套,公式化地說著,臉上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你剛把人看光就拍拍****走了?你最起碼得對我負責吧。”顧何繁模仿著白笙歌的語調對白笙歌說著。

    白笙歌沒想到顧何繁會這么說,臉上青一陣白一陣。但作為一名律師還是有點基本素養的,馬上恢復了原狀。

    “顧先生,我已經道歉了,你還想怎么樣?如果你還要死纏爛打下去,那么,我們法庭見。”白笙歌霸氣地留下這句話就帶著團團走了。

    顧何繁看著白笙歌的背影勾唇一笑,心想:這女人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白笙歌帶著團團回到南曦家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,團團已經睡著了。

    “南曦小仙女,求收留~”白笙歌向南曦撒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南曦問道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,今天遇到一帥哥。”白笙歌悶悶不樂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是好事啊,怎么了?”南曦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重點是那人特別賤。”白笙歌咬牙切齒地說。

    “嗯哼?怎么賤了,和我分享分享。”南曦很感興趣地問道,眼睛里閃爍著八卦的光芒。

    白笙歌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南曦。 南曦聽了捧腹大笑,說:“還有人能把你懟成這樣,我佩服他。哈哈哈哈~~”

    等南曦笑完,白笙歌對南曦說:“你該給團團********了。”

    南曦說:“我……有溫淳少的消息了。我今天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蛤?你要原諒那個渣男嗎?”白笙歌很震驚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會像以前那么軟弱了。我不會原諒他的!”南曦堅定地說,“我等了他三年,他才回來,我絕不會輕易原諒他!”

    “哇,這還是我認識的南曦小仙女嗎?太帥了吧”白笙歌崇拜地說。

    閨蜜之間總是有說不完的悄悄話,白笙歌和南曦好久沒有一起談天說地了,她倆從剛****睡覺一直聊到了凌晨三點多。

    白笙歌晚上做了一個奇怪的夢,夢見顧何繁一直和她說“白小姐”。

    白笙歌帶著團團回到南曦家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,團團已經睡著了。

    “南曦小仙女,求收留~”白笙歌向南曦撒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南曦問道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,今天遇到一帥哥。”白笙歌悶悶不樂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是好事啊,怎么了?”南曦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重點是那人特別賤。”白笙歌咬牙切齒地說。

    “嗯哼?怎么賤了,和我分享分享。”南曦很感興趣地問道,眼睛里閃爍著八卦的光芒。

    白笙歌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南曦。 南曦聽了捧腹大笑,說:“還有人能把你懟成這樣,我佩服他。哈哈哈哈~~”

    等南曦笑完,白笙歌對南曦說:“你該給團團********了。”

    南曦說:“我……有溫淳少的消息了。我今天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蛤?你要原諒那個渣男嗎?”白笙歌很震驚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會像以前那么軟弱了。我不會原諒他的!”南曦堅定地說,“我等了他三年,他才回來,我絕不會輕易原諒他!”

    “哇,這還是我認識的南曦小仙女嗎?太帥了吧”白笙歌崇拜地說。

    閨蜜之間總是有說不完的悄悄話,白笙歌和南曦好久沒有一起談天說地了,她倆從剛****睡覺一直聊到了凌晨三點多。

    白笙歌晚上做了一個奇怪的夢,夢見顧何繁一直和她說“白小姐”。

黑龙江时时查询